国博藏宋拓《颜柳白米四家法帖》概述

d4wiOF3FOi3xNUl36iwrKV331H2hMdy0rfI3mp2S.png

《颜柳白米四家法帖》 (宋拓本)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唐摹宋拓,抚古开今,在书法史上的贡献巨大。在传世的各种宋拓碑帖中,王文治对越州石氏刻帖评价极高:“余目中所见佳刻,无过越州石氏,然此本在人间者不可多得……似此纸墨皆精而神情迸露,殆人间仅有之物也。”馆藏《宋拓颜柳白米四家法帖》正是越州石氏刻帖。褚德彝在题跋中写道:“越州石氏所刻晋唐人小楷流传尚多,而颜柳白米书至为罕见。此本墨色暗古,纸质紧薄,定为宋拓。”此帖为折叠式册装,共十九开。帖前有“顾光旭书签,试砚斋收”;帖后有钱德孚、锺惺、陆梦龙、马之骏、董其昌及清代毕泷、王文治、陆心源(存斋)、褚德彝等人题跋、款数则。此册先后经两次装裱,八次易主。莫云卿、董其昌对此帖重若拱璧,日夜浸淫其中,窥得唐宋之法。


颜真卿(709—784)是继书圣王羲之之后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座巅峰。颜氏世代以儒雅传家,颜氏祖上历七世为江左望族,李渊入关后又为有唐新贵,至真卿已历四代。他三岁丧父,在其母殷氏(颜殷世代联姻,同为望族)及其舅氏,伯父元孙、姑母真定的精心鞠育下,二十六岁中进士。为人刚毅忠正,官至太子太师,因爵封鲁郡开国公。颜真卿祖上多以草隶篆籀为当代所称,唯五世祖颜之推视书法为杂艺,并告诫后辈子孙“慎勿以书自命”。但颜真卿却在有唐一代写出了最为稳实端庄的楷书和若篆若籀的行草,“颜氏三稿”煌煌史诗,震铄古今。颜真卿存世不见论书之作,唯有文论一篇。文以“导达心智,发挥性灵”,大致以典正为上,思想性第一、艺术性次之,文质兼备。颜书在宋也最为显赫,以宋四家为首,无不能外颜柳而他求。

宋拓颜真卿《祭伯父濠州刺史文》,墨气沉静,字口精微,笔画间能感受到颜书之“劲节直气”。《祭伯文稿》墨迹书于唐肃宗至德三载(758),颜真卿左迁饶州刺史,时年五十岁,墨迹本已失传,宋拓本存世甚少。通篇书随情变,从容而始,首起平正舒展,书至“忠义愤发”时自然激昂,行气坦荡,继而幽深开阔,直至叙述蒙受国恩一段,大小疏密自然巧布,行气恭谨。首起有“祭伯父豪州刺史文”小字一行。启功曾谈到:“祭伯文前有此小字一行者为自原本上摹下者,翻本往往删去此题。”亦如黄庭坚云:“《争座位帖》虽奇物,犹不及《祭豪州刺史文稿》之妙,盖一纸手书而真行草法皆备也。”

《祭侄文稿》亦书于至德三载。墨迹存世,被后世推为“天下第二行书”,原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宋拓《争座位帖》恒有,宋拓《祭侄稿》则希如星凤,世所传旧拓多为翻刻。此帖首起有款识:“祭侄季明文稿,此鲁公真迹。所摹鼎帖停云馆所刻。昔人云:米海岳所临观此帖,信然。”此拓与原作相比,涂改之处未亦步亦趋。但其遒劲纵横之势跃然纸上,更多出从容豪放之姿。

C4jWKLqrLQ4ehOkNrrMGruqJdJLkRt8NTMdxlMHW.png

FleXBBqhpKEo70pbgltFaBxpXofUGsSYUVxMKo1V.png

颜真卿 鹿脯帖 (宋拓本)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鹿脯帖》是颜真卿远谪南楚时所书,夫人韦氏正在病中,需要“鹿肉干脯”,曾多次向同朝元老李太保求助。此帖前三行字体较大,楷法端庄,余则变小,秀劲俊丽,通篇神气蕴含,行气平正婉和。清初孙承泽评曰:“宋拓《鹿脯帖》,与三稿稍异,而沉毅激昂,力透纸背,书至此神矣。吾每观张长史真迹,气韵古岩,此帖无不一一宛合。鲁公言累代书法皆手传口授,以至长史。公之所得者深矣。”米芾评此帖“浑厚纯古”,是颜书的又一新面目。

PRlvJXtZYmbpsB3UIeZ4CcQX2NvZBiPZ5XUDbPUV.png

颜真卿 寒食帖 (宋拓本)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寒食帖》行草书三行,较前三帖字体都大,没有上下款,最后的“耳”字末笔拉长,圆润遒劲,是为帖中之眼。此帖多见翻刻,大多平淡无奇,浑无此帖奇崛之姿,雄强之气,更无篆籀气可言。从上述颜真卿诸帖可以看出,他的行草书统一中又有变化。诚如黄庭坚所说:“鲁公书体制百变,无不可人。”

柳公权(778—865),字诚悬,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州)人。父柳子温,官至丹州刺史,卒后赠尚书右仆射;兄柳公绰为太原尹、河东节度观察使。柳公权二十九岁时进士及第,早年曾任秘书省校书郎,并入李听幕府。共历仕七朝,官至太子少师,封河东郡公,以太子太保致仕,故世称“柳少师”。入仕之初,有“笔谏”,谓“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此论影响深远。其书出入颜真卿,兼收欧阳询之峭劲、虞世南之圆融、褚遂良之疏朗,融汇诸家,遂以方拓峭险而别开生面。世称颜筋柳骨。启功评《泥甚帖》:“此册不但希见,尤在其精神焕发,似更过于其刻者为谁也!”此帖虽只有十一字,但其刚健沉雄之气跃然纸上,结体甚多欹侧,大小错落,俯仰生姿。帖前有小楷“天台国清僧乞书寺额”一行,似与此帖有关。天台国清寺是佛教天台宗的发源地,始建于隋开皇十八年(598),唐会昌(841—846)中毁,大中五年(851)重建,柳公权曾为国清寺书额,是年七十四岁,此帖当为柳公权晚年佳作。


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生于河南新郑。二十九岁中进士,先后任秘书省校书郎、盩庢尉、翰林学士,元和年间任左拾遗,写了大量讽喻诗。长期以来,白居易的书名被其诗名所掩。《宣和书谱》记载:“大抵唐人作字无有不工者,如白居易以文章名世,至于字画不失书家法度,作行书妙处,与时名流相后先。盖胸中渊着,流于笔下便过人数等。观之者亦想见其风概云。”

qixkgV6qiDRygnS0YiHhmHYUUXeWHMTSot9th8iB.png

8u0bax28rx4s7rNM58cB1qzRRgBk7ck4v8j3nlPq.png

白居易 与□□书 (宋拓本)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VJQ9Z1uRsABdadOQAbEYjwm0aVpCGLiTSZ4wy8hB.png

白居易 春游诗 (宋拓本)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与□□书》帖与《春游诗》帖,是为孤品。一信一诗,应是写于同一时期,据顾学颉在《白居易所书诗书志石刻考释》一文中考证,信和诗都是送给元稹的。白居易与元稹为同科进士,同朝为官,世称“元白”。据信中所云“违奉渐久”“到杭州已逾岁时”及“在掖垣时,每承欢眷”等语,知此信写于长庆四年春初。时白氏任杭州刺史,元稹于三年十月赴浙东观察使任,路过杭州,聚会数日。在此之前,即元和十五年冬至长庆元年十月,元、白同在中书省知制诰,时间地点职务关系均合。此帖后经北宋钱勰(穆父)知越州时在会稽上石镌刻,两书帖有斑驳石花,难以辨识。但其笔势精神尚在,仍可得知白石之书用笔方圆兼备,筋骨内涵,章法疏俊,古趣盎然,正是唐人书法的特点,有“二王”之隽永高逸,又有至情至性之真义。《全唐诗》卷四二三误收入于元积名下,而“从”误为“终”,“孤”误“辜”,“爱”误“怯”,“曲”误“小”。请人朱彝尊已指出其误:“右白傅草一十九行,钱穆父在越勒石,置蓬莱阁下,今《长庆集》不载。或以是诗补入元微之集中,误也。”上有“保大军节度使”“钱氏书堂”等印章,题跋中称钱惟演为叔祖;另有“白乐天此帖是宋越册石氏二十七种内拓本”等跋语。


米芾,生于1051年,大致卒于大观元年(1107),享年五十八岁。初名黻,自号襄阳漫士、鹿门居士、中岳外史、海岳外史等。元祐六年,四十一岁后改作芾,字符章,宋开国勋臣米信五世孙。仕至礼部员外郎,唐、宋礼部员外郎中掌省中文翰,称南宫舍人,人称米南宫。他提出“尊晋卑唐”的评书标准,崇尚天真自然的书风,着唐装,拜奇石,以“臣书刷字”召对帝王。其影响始于南渡之后,先有其子友仁、友知及陈昱追随,宋高宗内侄吴琚专学米书,几可乱真。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说:“吾尝评米字,以为宋朝第一,毕竟出于苏轼之上。晚年一变,有冰寒于水之奇。”董学米而出之以淡,而敛跳踉之习。王铎学米芾而益之以猛,而增驰骤之势。

xuQ3N6yglRkpDdCNqSg2kCvpmJW1co5qpRocYZwh.png

VS4K7wUxqLCj6H1e4guX9qySNBWtBcZJHACz4t2l.png

米芾 临谢安八月五日帖 (宋拓本)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此册藏米芾临谢安《八月五日帖》并诗赞及尺牍五通。皆是不可多见之帖。米芾尊晋卑唐,对谢安《八月五日帖》捧若圭臬。《书史》《宝晋英光集》记述了该帖在唐宋时流传的经过,米芾初见此帖应是宋建中靖国元年(1101)二月二十日,米芾时年五十一岁。

尺牍五通均为友人之间致谢、问候之辞,年份不详,上款及文中人物代考。但下款皆落有“芾”,应是米芾四十一岁后书。加之最后一通尺牍中“府”字笔画不缺(宋宣仁高太后垂帘听政期间,因讳其父高遵甫名,同音‘府’字亦避讳,直至元祐八年九月,高太后卒,遂取消此讳),可以推出是米芾四十三岁后书。此五帖可谓一帖一貌,线条流畅圆浑,细处似见锋颖若鸟飞,粗笔呈现平面如象重,与其伟岸不羁,气迈凌云的品格,相互辉映。前三帖结体舒展,随笔生势,用笔圆润,劲气内敛,通篇章法摇曳,一任自然;至“烛下草草。芾顿首”一行,更是八面出锋,一气呵成,是为此帖之眼。继而书至“伯友老兄”一段,更显老辣,笔意铿锵,结体奇崛,将气收住。

馆藏《宋拓颜柳白米四家法帖》共四家凡十三帖,先后被历代书家珍藏、推崇,深沉持久,弥足珍贵。可谓“一字一气运,道从而污隆。”今首次出版,必将惠泽多方。


(本文作者:晏晓斐

(选自《艺术品》2019-01 总第8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