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书法线条,画出《曲腿裸女》,拍了198000000元!

10月5日晚

香港苏富比2019年秋拍

“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中

留法画家常玉晚年作品

《曲腿裸女》以1.72亿港元落槌

加佣金最终以1.98亿港元成交

平均一笔一千万!

这幅“裸女”极其简约

用笔如刀,刚硬果断

作品以沉厚的黑色线条勾勒

如清人邓石如、赵之谦等人的书法

厚重古拙极具金石气

在作品背后以毛笔书写的题款

也展示了其深厚的书法功底

常玉《曲腿裸女》,油彩纤维板

1965年作,122.5 x 135cm

有人这样评价常玉:

“他是使用油画的颜料

书法的方式在画

流畅灵动

西方人不可能有这个线条

只有中国文人

才会有这种线条。”

藏在作品背后的毛笔字迹

局部

常玉

是最具传奇色彩的中国画家

1900年10月14日

生于四川顺庆的富商家庭

1910年跟随赵熙习书法

赵熙是著名书法家

是清末民初四川“五老七贤”之一

书法和水墨山水对常玉影响至深

贯穿到他后来的创作中

赵熙书法

长于书法的常玉

1917年入上海美术学校就读

1919年常玉与徐悲鸿、林凤眠前往巴黎

并于1919年赴日时

在东京展出其书法作品

在巴黎学画时

别人都用铅笔、炭笔画素描

常玉却用毛笔画素描

速度极快,一口气画完

19世纪30年代的常玉,摄于巴黎寓所

用吴冠中的话说

故国的宣纸哺育过少年常玉

这是终生不会消去的

母亲的奶的馨香。”

他画过一些版画小品

底色非黑即红

线描的部分反白

——像极了中国传统碑刻或者篆刻的拓印

常玉与大哥常俊民合影,约1910年

画油画

他先用画刷平涂之后

趁颜料还没有干

用刮笔刮出线条轮廓

这种手法接近金石篆刻的趣味

常玉画女人体、画动物

画完之后

会在作品的背景上

仔细、匀称地描上

许多中国古代福、禄、寿符号

画静物花卉时

会在花盆上以细致小楷

题写一些古诗词

如宋代程颙名句: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

1965年,勒维别墅举行常玉展览的请帖封面

请帖背面的裸女图

1965年12月17日

常玉在他的好友勒维夫妇家中

迎来他人生最后一次个展

开幕当晚中外好友欢聚一堂

包括潘玉良、赵无极、朱德群及席德进等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

在此展之后数月常玉即

因瓦斯(煤气)中毒手人寰

死后一个多礼拜才被人发现

他凭借那富有东方艺术

独特情韵的画作终有大成

人生却已走到了尽头

或许这是对一个艺术家而言

最浪漫,也最伤感的结局

可以说

是书法这颗“种子”

给常玉输送了足够的营养

才有了一次又一次的惊叹

如今当代中国画的主流

已经不讲究书法的基础

书法的功力

书法的水平了

为什么当今画坛

很难再出一个“常玉”?

这是现实的警示

也是一种现实的反思

转自书法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