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画临摹的目的

临摹的目的在于学习传统,通过临习古人的作品去分析前人的造型技巧以及造型特点。更重要的是结合画史画论、结合作者的思想禀性去学习传统的艺术观,从中体会古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艺术内涵,以此作为自己山水画创作的艺术指导思想。

对于欣赏传统,我们应该把它看成一个动态的、发展的过程。每一时代的山水画都有其独特的时代风格和欣赏习惯,而且山水画会明显地受地域文化的影响。北方多崇山峻岭,刚硬方整,岩石裸露,如太行山、终南山等,体现在笔墨中,北方画派多追求雄强大气的艺术效果;而山清水秀的江南,则多是烟林清旷、淡雅明洁的水乡景色,反映在南方画派的作品中,往往会给人以水墨湿润、平淡天真的感受。我们在临学古画时应对此仔细加以区别,同时结合自己在野外写生的体验,分析古人是如何将纷繁复杂的自然物转化为生动凝练的笔墨语言的。

山水画的表现对象是千变万化的自然界,山山水水,树木花草,亭台楼榭,烟云变幻,无所不包。通过临摹古画,可以总结古人观察、表现山水景物的方法,以之作为自己写生、创作山水画的参考,逐步地提高绘画的造型能力。

中国传统的绘画,在造型取象上,不要求照相式的真实,而是追求以形写神,以达到气韵生动、形神兼备的艺术真实,因而在视觉上强调“似与不似”的审美观念,创作意识上主张发挥主观能动性。总之,中国画家从观察方法、构思立意直到实际表现都有其独特方法体系,学画的人在临画时应认真地加以揣度。正像唐志契《绘事微言》中所说:“师其意而不师其迹乃真临摹也。”清方薰也指出:“临摹古画,先须会得古人精神命脉处,玩味思索,心有所得,落笔摹之,摹之再四,便有逐次改观之效。”因此,在临摹古画时,除了要对绘画外在的形迹进行描绘,还要学习古人是如何通过“迹”来表达他们自己的意趣和思想情感的。因为这正是传统的精髓所在,也是我们临摹传统绘画的目的所在。

进而言之,临摹是为了借鉴,决不可照搬照套,要用自己的理解加以变化、出新,如此学习传统方不会为传统所困。李可染先生提出对待传统要能“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然后“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深刻揭示了中国山水画的在传统和创新上的辩证关系。石涛也有“借古开今”“有法必有化”“变古”“化古”一类的说法。

传说陈老莲曾在杭州府学龙眠七十二贤石刻,关门闭户临摹了十天,拿给别人看,回答说“像”,他很高兴,又临了十天,再问别人,这次得到的回答是“不像”,他居然更高兴了。后来陈老莲又临摹了数遍而最终改变画法,“易圆以方,易整以散,人勿得辨也”(事见周亮工《读画录》)。这个故事生动地说明了从临摹入手而逐渐有所得、有所悟,源于古人又不全似古人,最终形成自我特色的全过程。陈老莲的绘画风格后来与李公麟大相径庭,但其根源仍是源于李,可谓笔笔有来历。艺术实际上就是在这种对传统的综合继承中不断地进取、不断地创造的过程中向前发展的。

在造型观念上,中国画家主张“意象造型”,依靠夸张、变形和对物象的简化、概括的手法来塑造形体,作品的完成是画家之“意”在纸上的体现。因此,临摹时也同样要根据原作者的“意”来心摹手追,准确把握原作之风神,以同样的绘画工具和材料表现原画之“意”,这是我们在临摹中应学取的宝贵经验。如果只做表面的模仿,而不去探究其画面传达的“意”,那只会是本末倒置,不可能有多少收益的。

转自月雅书画